阅读新闻

外交官也追剧:国产老剧在东南亚受热捧

发布日期:2021-09-28 05:13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不到一个小时的采访中,已经重复这句话多少次了,估计许承范自己也数不过来了。

  在亚洲国家驻广州的领馆当中,许承范是多数外交官真实的写照,“被逼急了”也就是能挖出关于一两部旧片的记忆。

  需求有限,再加上执着追剧的部分外交官也有“特殊”观剧渠道,所以虽然网上关于境外影视剧的管理新规已自1日开始实施,但对这个群体来说,基本影响不大。

  和一个韩国人打交道,让他们最受落的开场白莫过于聊及韩剧如何之火。最起码的,许承范就碰到过很多次这样的寒暄,“一些中国官员会说自己的妻子多么多么喜欢看韩剧”。虽然如此,对于很少看韩剧的他来说,他更愿意将此视作一种文化上的客套,就好比他在和广东人聊天的时候,说到这里如何开放一样。

  不过,寒暄归寒暄,韩剧确实很火,在一次偶谈中,韩国前任驻穗总领事杨昌洙就主动提起了当时还在热播的《来自星星的你》。当是时,和很多韩剧迷一样,杨昌洙称自己也是在视频网站上追剧。即便这样的渠道算不上多正规,但是杨昌洙在同时发出惊叹,中国国内的追剧节奏竟然几乎实现了与韩国电视台的同步。

  韩剧在中国荧屏的出现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一大批“欧巴”的戏码催得观众声泪俱下,为少数以韩剧撑场面的卫视台揽了不少人气。与此同时,当卫视台还在为外国电视剧的引进指标辗转腾挪的时候,风生水起的视频网站又开始包下了“催泪弹”的重任—外国电视剧在网络上找到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只不过,在这一切都来得似乎顺理成章的时候,去年9月5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发布通知,要求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网站开始“正言”—自4月1日起,未经登记的境外影视剧不得播放。

  对于这样的新规,许承范有着属于外交官的稳健评述,他说,就像韩国支持文化出口的战略一样,“中国或许是借此增强国内电视剧的制作实力,值得一提的是,现在韩国公司也开始转变了策略,越来越多通过和中方合作的方式来拍摄电视剧”。

  尹惠临也在韩国领馆工作,和多数韩国女性一样,她也是韩剧的“死忠”,而且很显然,过时的韩剧早就已经不能满足她,至少,在和韩国的朋友聊天的时候,还在过去几部片子上打转相当于主动将自己隔离开来,她于是找到了可以和韩国国内同步的追剧方式—那就是登录为中国朝鲜族开放的视频网站。

  “最近在韩国比较火的是一部英文名叫《The Lover(情人)》的韩国电视剧,讲述的是三对年轻人同居的故事。”

  不吝分享,尹惠临提到了一个叫做网站,网站全部都是韩文,而且剧集更新速度快,没有中文字幕,也没有韩文字幕。

  如果这算得上一种取巧的追剧方式,那么,对于最近在追美剧的Eve来说,在新规下,很显然这在目前是行不通的,“或许要等我回到雅加达才能继续追新一季了”。

  Eve是印尼领事,在广州待了差不多三年,按照正常轮换周期,她今年年底或下年初将回印尼外交部,对于自己偶尔通过看诸如《摩登家庭》等美剧放松的方式,她将其视作新的“习惯”,“和很多印尼人一样,我也是看中国电视剧长大的”。

  在Eve的记忆中,中国电视剧可以用《还珠格格》、《新白娘子传奇》和《西游记》等不多的剧目来说完,而事实上,这也同样是中国电视剧“走出去”困境的一个缩影—近二十年以来,大部分中国国产电视剧都还只是在东南亚国家徘徊。

  虽然毗邻港澳,但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外国电视剧作品在广州的亮相只能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彼时的广州外交圈子只有三家机构—波兰总领事馆、美国总领事馆和朝鲜商务办事处。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根据第一任美国驻广州总领事威廉·理查斯记述,当时广州的文化生活非常单调,“在上床休息前,我还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时间,该怎么度过呢?我在想,我、我的妻子和女儿,还有工作人员将怎样打发未来两年的时间呢?在这个城市,除了两三家晚上九点就打烊的不错的中餐馆,没有夜生活,没有英文电视或电影,没有熟悉的娱乐健身设施,酒店(东方宾馆)只有两三个差劲的羽毛球场和三张桌球台”。

  事实上,在更早前的当年1月底,这种沉闷已经被访美签署的一揽子文化交流项目打破了。1980年,中央电视台引进了一部叫做《大西洋底来的人》的美国电视剧,让墨镜和电子琴风靡一时,再后来第二部美剧—26集的《加里森敢死队》也在当年开播,但是因为剧情被中国青少年广泛模仿,播出16集后,旋即停播。《加里森敢死队》后10集与观众见面已是1992年。

  虽然如此,当时被引进的美剧都是以译制片—外国面孔一口翻译腔中文的形式出现的,所以威廉·理查斯在广州的消遣只有领馆的几部老电影。因为“离香港较近”的奇怪原因,在1980年于中国五个城市每年播放五部新制作美国电影的高层协议中,广州还没在其列。对此,威廉·理查斯还曾私底下反诘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公共事务官员,“他难道以为广州人会在周末成群结队地过香港看电影吗?”

   和内地其他城市不同,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州还能收看香港地区的电视频道,正是因为这样的便利,曾任新加坡驻广州领事的谢婉婷能够在闲暇时追追TVB的新剧。

   目前,在穗外交官多为自行寻找住所,有像谢婉婷住在珠江新城普通居民小区的,也有住在涉外酒店管辖公寓的。对于后者,根据广电总局关于三星级以上涉外宾馆可申请接收境外卫星电视等通知,完整算下来,可以收看三十多个境外频道。还有部分任职广州的总领事,租住在别墅,能够通过独立的收视系统观看本国电视台,不管看新闻,还是追剧,都能实现零时差。少数外交官则选择在私人住所和办公室安装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以此消解片刻的乡愁。

   值得关注的是,在外交官的休闲娱乐服务方面,北京做得更为系统化——通过隶属于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的北京外交人员房屋服务公司(下称房屋公司),他们在外交公寓提供了配套服务。

   据了解,为了满足入住者的需求,房屋公司还有专门的卫星服务部,负责为外交公寓提供个性化的收视服务需求,甚至还对重点使团客户开展使团尊享——卫星数字节目试看服务。

   从我们公司设立驻华办公室的2007年到现在,我印象中只曾播出过两部墨西哥电视剧——《爱在酒乡》(原版170集,中文版80集)和《亲爱的冤家》(原版110集,中文版20集),而且都是在中央八台播的。在其他在更多时候,这个专门播放外国电视剧的平台是韩剧、泰剧和英美剧的地盘。

   墨西哥电视剧在西班牙语国家非常受欢迎,在美国也有不少观众,一些电视剧甚至还和墨西哥实现了同步播出。但是,在中国,电视台引进海外剧会受指标的影响,一般是一个指标20集,这样一来,若是引进动辄百集以上的墨西哥电视剧,意味着需要很多指标。对于指标不多的电视台来说,即便墨西哥电视剧每集的性价比更高,他们还是不会轻易尝试,这也因此让短平快的其他国家电视剧在中国非常流行,进而让观众逐渐形成了吃电视剧快餐的习惯。

   因为电视台承载能力有限,我们也曾向视频网站推荐墨西哥电视剧,但或是因为文化的相近度不高,再加上大家对墨西哥了解有限,所以不像韩剧和泰剧那样,互联网也没能迎来墨西哥电视剧的春天。此次,又逢相关部门对网络平台上外国电视剧的监管,让墨西哥电视剧前景更是不甚明朗。

   步履虽然迈得艰难,但是就像墨西哥牛油果现在已经为不少中国人所熟知一样,随着西班牙语国家与中国经贸合作的广泛和深入,对各自文化的需求也会相应水涨船高,而对于专事外国电视剧的公司来说,除了已经因为播放海外剧而闻名的中央八台之外,我们希望有更多能够播放外国电视剧作品的合适平台。www.908181.com

   另外,广东毗邻港台地区和新加坡,受港剧影响更大,但是作为商贸中心,我们也希望作为拉美文化的一部分,有更多墨西哥电视剧能够出现在华南地区的电视屏幕上。

   Televisa早在50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电视剧的制作,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电视剧的领导者,同时也是美国最大的西班牙语节目制作媒体,每年制作超过15部、平均每部100多集的电视剧。2007年,Televisa曾把《最美丽的丑女孩》模式带到了中国,本地化制作了中国版的丑女故事《丑女无敌》并在湖南卫视播出。